“市民文学”与“市井文学”辨

作者:admin发布时间: 2020-10-17浏览次数:

“市民文学”与“市井文学”是文学批评领域广泛使用的类型文学概念,用来指称那些聚焦市民社会生活、关注市井人物命运变化且蕴含世俗文化趣味的文学形态。在中国文学研究中,学术界对二者的边界、分期和审美价值等方面也存在一定的共识。因此,两个概念混用是一种常见现象。然而,二者虽一字之差,但在思想内涵、审美重点、价值立场和时代感等方面存在差别,应该引起文学批评界重视。

市民阶层催生“市民文学”

在讨论以市民为表现对象的文学形态时,批评界经常使用的通俗概念是“市民文学”,谢桃坊的《中国市民文学史》、田中阳的《百年文学与市民文化》等著作都使用此概念。相对来讲,“市民”的含义通俗易懂,在《辞海》中主要有两层意思。一是指中世纪欧洲城市的居民,因商品交换的迅速发展和城市的出现而形成,主要包括手工业者和商人。他们反对封建领主,主张各项改革,对社会经济发展起着一定作用。随着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形成和发展,市民逐步分化为资产阶级、无产阶级和城市贫民。二是泛指住在城市的本国居民。

多数研究者在使用“市民文学”概念时,认同它是伴随市民阶层兴起而出现的文学类型。欧洲中世纪商品经济发展到较高阶段时,市民阶层登上历史舞台,随之出现了表达市民阶层思想情感的叙事诗、讽刺喜剧、通俗小说等文学形式,以人本主义的思想光辉逼退了中世纪的黑暗和蒙昧,推动了文艺复兴的来临。

就中国而言,市民阶层出现于北宋时期,“坊郭户”单独列籍将城市居民与乡村居民区别开来,标志着我国市民阶层的出现,相应地出现了反映市民阶层情感思想、为市民阶层提供文化服务的娱乐消遣性文学形态。它发轫于北宋时期,最初以说唱语体形式存在。明清时期,市民文学臻于繁荣兴盛,出现了文人创作的古典四大名著以及《金瓶梅》等经典传世之作。经过近现代转型,涌现出了张恨水、老舍、张爱玲等市民小说大家,并在改革开放以来再次出现繁荣景象,描摹世情风俗、反映市民生存状态,以及市井小民命运变化等接地气的主题意蕴,使市民文学备受社会各阶层喜爱。刘心武的《钟鼓楼》、邓友梅的《烟壶》、陈建功的《辘轳把胡同9号》、冯骥才的《三寸金莲》、池莉的《烦恼人生》、王安忆的《长恨歌》、叶广芩的《豆汁记》以及金宇澄的《繁花》等作品,充分彰显了市民文学恒久的生命力。